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

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

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生产制造包塑软管,包塑金属软管,不锈钢软管,不锈钢包塑软管,尼龙塑料波纹管
详细企业介绍
?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包塑金属软管生产型企业,而我们更加关注的是客人的采购体验与价值创新;我们是制造商,但我们更加重视零售市场,尊重每一位客人的切实需求。我们不一味追求大的规模,我们更注重客人在需求方面的细节关切
公告
我们生产制造的产品具体包括:热镀锌包塑金属软管,内包塑软管,平包塑软管,内外包塑软管,不锈钢穿线软管,不锈钢包塑软管,尼龙软管,塑料波纹管,金属软管接头,塑料软管接头,电缆防水接头,防水接线盒,明装盒等。
更多企业新闻
开奖结果

七月半中元节:今晚我给你们讲个鬼故事吧

  发布于 2019-09-02  

  今日是农历七月半,是念先人、显孝道和祈平安的民俗中元节。相传这一天鬼门大开,阴气最重,故民间人人祀鬼,致敬故去之士,祈求福报安康。

  不过,上香祭祀之事我是不太懂的,今天这么晚推送,皆因气氛良好,跟大家分享《聊斋志异》里几个蛮有趣的鬼怪故事……

  相传蒲松龄他老人家写聊斋之前,在自家门前老树下卖茶水,过往者络绎不绝,喝茶免费,但得把自己知道的惊怪之事告之,以偿茶资。多年之后故事积累,再经蒲老手中妙笔,遂成《聊斋志异》。所以,“我有茶,你有故事吗?”难道出自此处?

  淄川城北有一位打渔为业的许某,晚上捕鱼的时候喜欢喝点小酒,喝酒的时候习惯倒一些酒水进河里,并祷告说:溺死鬼可饮。每次许某都很好运,即使别人不能捕到鱼,他都满载而归。

  有一天晚上打鱼,一少年渡步辗转,徘徊良久。许某便邀少年同饮,两人甚欢。但是这晚,许某没有捕到鱼,有点悻然。少年说为感谢你邀我饮酒,我来为你驱鱼。然后下水探寻,不久对许某说,鱼来了,许某听到鱼流动及咬饵的声音,撒网下去果然捞到了十数尾大鱼。许某很感谢少年,回家前想分点鱼给少年,少年拒绝了,说长期喝你的美酒,区区小鱼又说什么回报呢?如果不嫌弃,以后就为你驱鱼。许某很奇怪说,初次见面,怎说长期呢?你为我驱鱼我很感激,但却无以为报啊。就问他叫什么名字,少年说:姓王,叫六郎就好了。

  从此许某售鱼得钱都会买酒与六郎同饮,六郎喝了几杯之后就帮许某赶鱼,这样竟然过去了半年多。有一天六郎意甚伤悲,与许某告别,许某惊问原因。六郎说,其实我是溺死之鬼,长久以来受你赠酒之恩,此前你捕到鱼都是我躲在水下帮了你,觉得我俩一见如故,实话告诉你你也不必害怕。我快要脱离鬼道投生了,明天会有溺死者代替我。许某也不害怕,祝贺说业障既满,是为喜事,977944.com!不必过伤。

  于是两人畅饮,许某问明天将代替你的是什么人呢?六郎说明天中午你可以到河边来看,有一女子溺亡,就是替代我的人。然后喝到鸡鸣时分,流泪惜别。第二天,许某跑到了河边,看到有一抱着婴儿的少妇掉进了河里,孩子在岸上哭闹,少妇在河里挣扎,许某想救人,但想到是代替六郎的,便忍住没有行动。少妇挣扎了一会,竟然从河里站了起来,最终上了岸,休息一会便带着孩子离开了。许某有点困惑,觉得六郎说的话没有应验。

  晚上六郎来了,说不用分别了。许某问为什么,六郎说本来是这个少妇相代的,但我看她婴孩尚小,心生不忍,便把她推了上岸。下次相代的机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,想来也是跟你的缘分较深,可以常聚。许某感叹说六郎你的善良会让天帝知道的,说不定会有好报呢。

  相聚了好几天,有天晚上六郎又来告别了。许某以为又有了溺亡者替代,六郎说这次不是,还真是像你上次说的,天帝怜我有恻隐之心,下召将我任为招远邬镇的土地神,马上就要赴任了,如果你还念我俩交好,希望你来探望我一回,不用害怕会有什么阻碍。许某说你因善得福,升迁为神,我很为你高兴。只是探望之事,路途遥远不足为惧,你我神人有别,要怎样相见呢?六郎再三叮嘱说你只管前去,其他不用挂虑。遂别。

  许某回了家不久,竟真的要去招远探望六郎,他的妻子劝说道:此去路途遥远,即使你真的找到了,难道你还期望自己能够对着一尊泥土偶像谈天说地么?许某不听,坚持前往。还真的找到了招远,问到了邬镇之路。然后找到旅店宿下,问店家祠庙所在,店家问:难道你就是姓许的客人吗?许某说是的,你怎么知道呢?店家问:你是不是来自淄川啊?许某说是的,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?店家不答径出。一会,男女老少一大群村人纷纷到来观看,将许某围成了环墙,许某十分惊讶。大家才说:前几天梦见一神人,说他有个许姓的朋友将从淄川过来看他,希望我们可以给予一些帮助。许某很是惊异,于是到祠庙里祀拜祷告说:自从与你别离之后,念念不忘与你的契约,所以决定远来探访。承蒙你以梦示人,给予我照顾,非常感激。愧疚没有什么厚礼可以送你,还是像以前我们相处那样,给你喝几杯酒吧。于是烧纸焚香泼酒,一阵玄风起,良久才散。

  夜里,许某梦见六郎来,衣冠迥异,不同寻常,道谢说:感怀远道而来探望,只是现在身有职务,不便相见;村人会有所馈赠,以酬平日旧情,你归家之日,我会来送你的。许某住了几天,便打算归家了,村人热情相邀赴宴,朝暮饮食,挽留殷勤。许某还是坚决要走,于是村人将土产等礼物送给许某,塞满了行李,甚至老人小孩都来相送。出了村,有清风起,旋转十余里,许某拜别说:六郞止步,不必远送了。你仁心厚德,自然会造福一方百姓的,我就不嘱咐了。凉风盘旋良久才去,村人皆叹息惊异。

  归家后,许某日渐富裕,也就不打渔了。后来见到招远人,问土地神的情况,答说灵验如云。也有人说是章丘石坑庄,不是招远。不知哪一个是呢?

  蒲老评论有言“置身青云无忘贫贱,此其所以神也。今日车中贵介,宁复识戴笠人哉?”世情反复,人心难测,所以才会有“世味年来薄似纱,谁令骑马客京华”之叹;世间有鬼乎?君子有言“平日不做亏心事,夜半敲门心不惊”,世间妖魔鬼怪终究比不上人之心魔幻化而出的贪欲嗔痴与爱恨情仇,说茶禅一味吗?尚须修道多少?

  金陵顾生,博学多才,家贫母老,不忍相离,日间卖画写字为业,尚能自足。年有二十五,还未订亲。对面老屋里住了一对母女,但没见过他们家里的男人,所以也不知道她们是什么人。

  一日顾生从外进来,刚好遇见对面女子从自家母房出来,年约十八九,清丽曼妙,见生人也不相避,意气凛然。顾生诧异,问母亲,说对面的女子来借剪刀的,说家里只有一个老母亲,听她谈话语气不像是贫困小家,问她怎么还没定亲,说母亲年老,不愿相离。明天我去拜访她母亲,看看能不能为你讨门亲事。

  第二天,顾母去拜见了女子之母,发现女母年老失聪,而家里居然连隔夜粮食都没有,问依靠什么存活,答只是女子针线补贴而已。顾母将议亲之事说了,女母略欣喜,想同意,但女子沉默,像是不乐意。顾母归去,观察了好几天女子,叹息说难道这女子嫌弃我们家贫穷吗?长得艳丽,却不言不乐,真是奇怪的人。母子相叹无奈。

  一天,顾生独坐斋头,有少年来求画,容貌俊美,言止轻佻,问少年哪里人,说是邻村的。少年三头两日来找顾生,两人逐渐熟谂,遂有私,往来更加频繁了。有一次,遇到女子经过,少年问这是谁?顾生说是邻居,少年说花容月貌,神情却让人生畏。一会顾生入母室,顾母说女子家没粮已经好几天了,刚才过来借粮食,你以后有盈余,可以资助一下她家。顾生听了母亲的话,把一袋米送到了女家,说是顾母相助之意,女子收了米,也不道谢。

  自此白天女子则到顾母家,帮缝补张罗,如顾家媳妇般,顾生更加感念,每当有什么厚馈,都会分给女母,女子冰冷如故。此时顾母生疮于隐处,女子天天伺候照顾,换药洗伤,一天要三四次,顾母不安心,女子却也没有丝毫嫌弃。顾母叹息说,什么时候我才能有一个像儿女一样的媳妇,孝心侍奉到老呢?说完悲伤不已,女子安慰说你儿子孝顺,胜过我们母女几百倍呢。顾母说床头私事,岂能孝子能为?况我是年老将死之人了,我是担心顾家无后啊。说话间顾生回来了,顾母说幸好有女子相助,你要报答她的恩德。顾生伏首相拜,女子说你敬重我的母亲,我也没有道谢,现在你又何必道谢呢?于是顾生更加敬重女子,但女子还是冷若冰霜依旧。

  一天,女子外出,顾生目不移视,女子突然回首一笑,顾生欢喜,跟着女子进了屋。顾生求欢也不拒,遂欢好,后女子说此事可一不可再,顾生没有答应就归家了。第二天顾生想约女子前情欢好,女子怒气而去,没有理顾生。白天依旧来顾母家帮忙,偶遇顾生,也没什么好颜色。顾生偶尔戏言相问,女子也是冷言回答。

  突然有一次,女子在空处问顾生,白天来找你的那个少年是谁?顾生解释了一下,女子说少年举行不端,无礼于我很多次了,看在是你相好的份上,我可以不计较,但是烦你转告他,如果再有此事发生,那就是不想活了。晚上少年来了,顾生告诉了少年女子的话,并告诫说你要小心牢记,这女子不是随便能冒犯之人。少年说既然不能相犯,为什么你又可以与她有私呢?顾生不承认,少年说如果不是这样,这么私密的话她又怎么会告诉你呢?顾生无言,于是少年说也烦你告诉她,不要假惺惺作态装清高,否则,我将告之以天下。顾生听了之后,怒形于色,少年就走了。

  一天晚上顾生独坐,女子突然进来,笑着说,我和你的情缘还没到尽头,或许是天意如此。顾生很高兴,欲抱美人行乐,却惊闻步履声阵阵,两人惊起,则见少年推门而入,顾生问:你要干什么?少年说我来看冰清玉洁之人罢了。女子说这次不能怪我了,脸红耳赤却神情肃然,从上衣翻出了一把匕首,寒光闪闪。少年脸色一变,急忙逃走,女子追出,户外寂然,突然望空一掷,长虹有光,有物坠地,顾生忙点移烛照看,发现是一具尸首分离的狐狸,大惊。女子说这就是你那朋友,小鱼儿玄机马会挂牌,我想饶恕他,他却自己找死。顾生想牵扯女子回屋,女子说被这妖物败了兴,我改日再来。出门走了。

  第二天晚上,女子果然又来了,两人欢好缠绵,顾生问她是不是有什么法术,女子说知道了也对你无益,你不要出去乱说这事就好了。顾生又问嫁娶之事,女子说现在我俩不就是同床共眠、宛若夫妻了吗?还说什么嫁聚呢?顾生说难道是你嫌我家贫穷吗?女子说你是穷,难道我就富有吗?今日之聚,就是怜你之意啊。临走前女子嘱咐道:苟且之事不能太频繁,我要来的时候自然会来,不想来你来找我也没用。后来相遇,顾生想借一步说话,女子回避着。一波中特最准单双,只是白天帮忙顾母依旧,俨然顾家媳妇。

  几个月后,女母去世了,女子孤身一人居住,顾生觉得有机可乘,夜晚偷偷来找女子,却发现空屋一幢,女子根本就不在,怀疑女子与他人有私。第二天再去,依然没见到人,于是留下自己的玉佩在窗口才离去。第二天,相遇在顾母屋里,顾生出,女子尾随其后,说你怀疑我吗?人各有心事,不能详细告知,我今天也不能让你释疑,但有一件事要你帮忙谋划。顾生问什么事,答说我有孕8个月快临盆了,不是你合法妻子,所以能为你生,却不能为你养,到时你可以偷偷告诉你母亲,就说是捡来的孩子,不要说到我。顾生回家告诉了顾母,顾母笑着说真是奇怪的人,说了嫁给我家作媳妇不愿意,却又私情于我儿子,那就等着孩子隆生吧。

  又过了一个多月,顾母见女子已经没来屋里好几天了,奇怪,便去了女子之屋,叩门很久了,女子才蓬头垢面地来开门,一入室,才发现床上有个新生儿,惊问什么时候生的,说三天了,顾母看小男儿面广额宽,很是欣喜,问:你为我家生下了男孙,往后孤身一人,有谁可托呢?女子说是略有隐情,但也不敢劳烦你老人家,夜里可以过来抱儿回去。顾母告知儿子,两人都诧异无奈。夜里就将儿子抱了回来。

  过了几个晚上,突然有一天半夜,女子提包裹从门口步入,笑着说我的事情完成了,特来告别。顾生急问何故,解释说你对我母亲的恩德,难以回报,故想为你家生下后人,不在床第之欢也,本想一次怀上,没想到不成,才有后面的相续之约。现在你的恩德我已报答了,我的大事也完成了,我也没什么遗憾了。顾生问你包裹里拿着的是什么?女子说仇人之头,打开一看,血迹尚存,须发模糊,惊骇不已,细问原因,女子说从前不告诉你是因为机密要事,现在事已成,告诉你也无所谓了,我以前是浙江人士,父官居司马,为仇人所害,满门覆灭。我带着我的母亲侥幸逃出,隐姓埋名至今已经三年了。前未报仇是因为母亲年老,尚须照顾,后来母去,又有了孩子,因而报仇之计又推迟了。以前你晚上来找我,我不在就是出去寻求仇人的路线布局去了。说完就走了,临走前叮嘱顾生说你是个福薄无寿的人,那个孩子你要好生看管养育,日后可光大你的门户,夜深了就不惊动你母亲了,我走了。顾生方凄然欲留,女子已经一闪不见了。

  顾生呆若木鸡,魂不守舍叹息良久。第二天告知顾母,二人惟叹息不已罢了。后三年,顾生果然去世了,孩子18岁考中了进士,侍奉祖母至逝。

  侠女的故事放在现代社会估计能上微博热搜,更别提在封建思想愚昧不化的旧社会是多么的惊世骇俗。其实选了这篇,是敬佩女子率性自我的同时也兼顾了恩德义情,为母延后报仇计划,报顾家恩为其怀后,却在事成之后全身而退,不卑不亢,不争不怒,世外人耶?

  世外逍遥向来为人所追,个性在当今社会也频频被提倡,然而是个性还是任性?是逍遥还是逃避责任?每个人可能看法不同,经世之遇也会有所差异。人的故事有很多,鬼的故事也从来不少。

  济南有一个道士,无人知其姓名。无论冬夏,总是穿件夹衣,腰上系条黄带子,四季如此;挽发髻,却用梳子别着,像戴帽子一样。道士天天赤着脚在市上游逛,夜里就睡在街头,身体周围几尺外的冰雪都融化得干干净净。

  道士刚到济南的时候,常给人表演魔术,街上的人都争着送他食物。有个市井无赖,送给他一些酒,想跟他学魔术,道士不肯授。

  一次,无赖正好碰上道士在河里洗澡,便突然抱走了他的衣服,想以此来要挟他。道士向他作揖说:“请你把衣服还给我,我一定不吝惜自己的这点小法术。”无赖怕他骗自己,抱着衣服不肯放下。道士说:“你真不还我吗?”无赖说:“不还!”道士默默地不再说话。

  一会儿,忽然见那条黄带子变成了一条粗壮的大蛇,绕着无赖的身子缠了六七圈;又昂起头,嘴里吐着红信子,怒目瞪着无赖。无赖大吃一惊,急忙跪倒在地,脸都吓青了,气差点喘不过来了,嘴里连喊饶命。道士一把抓过那条黄带子,竟然不是蛇。另有一条蛇,蜿蜿蜒蜒地爬进城去了。

  从此后,道士更加出名了。那些官宦绅家听说了他的奇异本领,都把他请了去,要与他交往,从此道士不断出入于富贵人家。连司、道的长官都听说了他的名气,每次宴会,也总是把他请了过来。

  一日,道士声称要在大明湖水面亭设宴招待各位长官。到了那天,每一个被请的客人都在自己的桌子上得到了一份请帖,但谁也不知请帖是怎么送来的。客人们如约赶到设宴的地方,道士躬着腰,恭敬地出来迎接。走进亭子一看,里面什么也没有,静悄悄的,连桌椅都没设。

  大家怀疑道士说谎骗人。道士对那几个官员说:“贫道没有仆人,想借借你们的随从来帮帮忙。”官员们都答应了。道士便去一面墙壁上画了两扇门,然后用手敲了敲,墙里面竟传出了答应声,接着是开锁声,哗啦一声,门敞开了。

  大家一起往里瞧去,见里面影影绰绰地有好多人正来回奔忙,屏风帐幔、床榻桌椅一应俱全。有人不断地把这些东西递出来,道士命官员的随从们接过来排列在亭子里,还嘱咐他们不要和里边的人讲话。双方传递东西时,只是互相打量着笑笑而已。不一会儿,亭子里便摆满了桌椅等物,且用具都极为华丽, 接着,又从门里边递出散发着阵阵香味的美酒和热气腾腾的佳肴。客人们见了,无不惊骇诧异。

  水面亭本是背靠着湖水,每当盛夏六月时,几十顷荷花盛开在湖面,一望无际。道士开宴时,正值隆冬,从窗户里往外望去,绿色的湖水一片茫茫,只有清波在荡漾而已。一个客人偶然叹息着说:“今天的盛会,可惜没有莲花点缀!”大家都有同感。

  过了会儿,一个穿青衣的仆人奔跑进来浣:“荷叶长满池塘了!”满座人都很吃惊,推开窗子往外一看,果然满眼都是绿葱葱的荷叶,中间夹杂着数不清的荷花苞。转瞬间,千万朵荷花一齐怒放,严寒的北风吹来,送来了沁人肺腑的荷香。大家都很惊奇,便派了一个仆人荡着小船去采些莲子回来。

  远远看见仆人进了荷花深处,过了不久,仆人返回来,空着两手。官员问他怎么没采到,仆人说:“小人驾着船去,见荷花总是在前面隔得很远。一直划到北岸,又见荷花远远地开在湖的南面。”道士笑着说:“这不过都是幻梦中的空花罢了。”不久,酒宴结束,荷花也凋谢了。一阵北风吹来,将一片残荷败叶全都吹倒在水中,再也看不见了。

  客人中有个济东观察,很喜欢道士的法术,将他请到官衙中,天天玩乐。一天,这位观察与客人一起喝酒,他有一种家传好酒,每次请客,最多一斗,不肯让客人多喝。这天,客人喝了酒后,觉得味道很美,喝完一斗,还要再喝。观察执意不许,说酒快没有了。

  道士便笑着对客人说:“你一定要过足酒瘾,跟我要好了!”客人请他拿酒。道士取过酒壶,塞进袖筒里;一会儿拿出来一看,满满一壶,给在座的都斟上了。壶里的酒与观察家的酒味道没什么两样。于是大家尽欢而散。

  观察起了疑心,客人走后,忙去看自家的酒坛子,见坛口上依旧封得很严实,抱起来一摇,却是空的,一点酒也没有了。观察既羞愧又愤怒,把道士抓了起来,说他是妖怪,命人用棍子痛打。棍子刚打到道士身上,观察便觉得自己的屁股一阵剧痛;再打,屁股上的肉像要裂开一样。道士装模作样地在台阶下声嘶力竭,观察屁股上的血却已染红了座椅。观察只得命令不要打了,将道士赶了出去。

  从此道士离开了济南,不知去到了哪里。后来有人在金陵遇到他,还和在济南时一个打扮,问他话,笑而不答。

  寒月芙蕖这个故事很有诗情画意,尤其是道士在大明湖上请客这一段情节,说到仆人不能采莲而归的时候,道士的解释其实就是为全文埋下了伏笔:此幻梦之空花耳,你看道士贫富如一,得与失似乎对他自己没什么影响,偷酒桥段纵使有点顽劣,但不减全文超然洒脱之风,生老病死人皆难免,今日怀缅故去之人,记得珍视善待眼前人乎?

  是不是耿耿于怀没有关于茶的鬼故事?没办法,粗略翻了一下聊斋,还真没找着,大概是作者设茶棚与人饮茶漫谈甚久生了点厌倦,所以故事里都是酒色之气了,不信你去看一轮?找到了可以回头告诉我哟~~愿你今夜好梦。